荐读丨饱尝血与火的检测,他们是火线上的生命守护者

荐读丨饱尝血与火的检测,他们是火线上的生命守护者
■朱姝璇  1938年10月,日军登陆大亚湾,并敏捷进逼广州。面临危殆局势,东江纵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决然挺身而出,逐渐成为华南公民抗日游击队的主力,并与其他兄弟部队一同,被中共中央称为“广东公民解放的一面旗号”。在东江纵队转战东江两岸,深化港九敌后,前进粤北山区的峥嵘岁月中,东江纵队医务队打败困难险阻,奋不顾身,为东江纵队指战员们筑起一道生命防地。  从简略涣散到初具规模  日军侵略广东后,东江纵队的前身——惠宝公民抗日游击总队和东宝惠边公民抗日游击大队,迎着熊熊抗日烈焰相继诞生。1939年4月,东宝惠边公民抗日游击大队改编为国民党第4战区第4游击纵队直辖第2游击大队(简称第2大队);5月,惠宝公民抗日游击总队改编为国民党第4战区第3游击纵队新编游击大队(简称新编大队)。东江抗日装备的树立,招引了由内地、香港和南洋赶来的大批爱国青年,其间不乏医务人员。新编大队分配到2名男医师和10余名女医务人员,遂树立了医务所;第2大队也分配到数名女医务人员,能够进行简略的救助作业。1940年9月,第2大队和新编大队合编为广东公民抗日游击队(1942年3月改编为广东公民抗日游击总队)。这支部队回师东宝惠敌后战场后,又接连增补了10余名医务人员,次年在东莞大岭山的瓮窑村、宝安的白石龙村修建了医务所。  △瓮窑村医务所原址。作者供给  1941年12月,日军侵吞香港后,中共香港组织发动在九龙广华医院作业的冯慕贞、江培荃等5名护理,带着一批药品和医疗器械回来东江敌后,参加游击队。各部队遂在宝安沙梨园、东莞瓮窑、惠阳竹坑等地树立了医务所或医院。1943年12月,东江纵队正式建立后,各支队和大队均设有卫生机构。跟着一批医学专业人员的参加,东江纵队的医疗骨干力气得到充分,原先涣散、简略的医疗机构也逐渐得以健全。1945年5月,东江纵队在罗浮山兴办了一所较大的医院,能接收伤病员100余人。  边学边练与会集练习  在严峻的作战过程中,尽管医务人员非常有限,但东江纵队仍以军政本质和事务才能为要点,最大极限加强对医务人员的培育和锻炼。  东江纵队一向处于日伪顽军的紧密围住、封闭中,作战条件极为恶劣,战役使命反常深重,因而关于部分未来得及练习便从军作战的医务人员,只得以传、帮、带的办法,边作战边学习医务常识和技术。例如,港九大队的医务人员中,除个别受过护理专业教育外,其他都是来自香港或大陆乡村的十六七岁的年青兵士,不只文化水平良莠不齐,更未触摸过医务常识,只能边学边练。  东江纵队非常注重对新入队医务人员的会集练习。如从香港发动的女医务人员参加游击队后,立即被编入女子中队进行集训,要点进步其军政本质。军事课首要教学行军注意事项、战场救助办法、行列练习等;政治课首要广泛全国抗战局势和共产党的路线方针政策,并加强纪律教育。  到全国抗战后期,跟着医疗条件的不断改进,东江纵队开端以兴办练习班的方式,成批次地培育专业的医务人员。东江纵队司令部在土洋、洋坑、王母、罗浮山等地举办了4期卫生员练习班,学员均是由各支队选送而来的女青年,由专业医师任教员,共练习卫生人员130余人。学习的内容首要有疟疾、伤风等常见疾病的防治,战场救助和连队卫生办理等。学员经过几个月的练习后,大多被分配到连队当卫生员,极大增强了底层部队的医务力气。  困难支撑  因为长时刻进行涣散的游击作战,物资物资匮乏,东江纵队短少安稳的医疗后方,常常处于医疗条件粗陋、医务人员奇缺的困境。在频频作战中,常常是部队打到哪里,医务人员就带着伤病员搬运到哪里,当地的茅屋、柴房、祠堂及寺庙等,铺上门板或稻草就变成简易病房。一些重伤员无法搬运时,医务人员就带着他们转入偏远山区,以山洞、炭窑为病房,再拿树叶铺成床,用茅草编成被子。  药品、医疗器械的严峻匮乏,给医疗救治作业带来极大困难。尽管部队从战役缉获和大众捐献中取得部分药品和医疗器械,有时也能够经过地下关系到国民党统治区购买,但数量都极为有限。东江纵队连队卫生员的药箱里一般只装有几支止血针和止痛针、少量棉花敷料、注射器、消毒剂、常用药和清洗创伤用的口盅。  为打败弹尽粮绝的困难,医务人员选用土偏方和中草药防治常见疾病,收到较好作用。一同,他们因陋就简,因地制宜,克己或寻觅替代品。如用瓦罐替代消毒锅、削尖的竹片替代镊子或探针、消过毒的石头片替代止血带、捣烂的生姜替代消炎药、香蕉麻替代纱带等。东江纵队第4支队医疗队就曾用高温煮沸的剃头刀替代手术刀,成功取出伤员肩胛骨中的子弹。尽管条件艰苦,但医务人员一向注重做好消毒作业,防止发作伤员因消毒不妥而创伤感染化脓的状况。  刀光剑影中  治病救人是医务人员最崇高的责任。在行军作战途中,医务人员为更好地照料伤病员,总是替伤病员扛枪支、背包袱,并自动搀扶、照料伤病员一同跋山涉水、涉水趟河。抵达宿营地后,兵士们都躺下歇息了,医务人员仍要忙个不断,或到各班排查治病号,或为病号煎药烧饭。当伤病员衣被单薄时,医务人员便将自己的衣服、被单、毡子等盖在他们身上。当物资隔绝时,医务人员便将仅有的野菜米粥先拿给伤病员吃,并想方设法摘野果、挖野菜、捡鸟蛋、捉石蛤、捕鱼虾,给伤病员弥补养分。  战场救助更要饱尝血与火的检测。全国抗战时期,东江纵队对日伪军作战多达1400余次。严酷的战役中,东江纵队的医务人员不只要拿起枪杆子与战友并肩杀敌,还要冒着刀光剑影抢救伤员,由此涌现出一批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。比方,在战场背着伤员撤离时,被子弹击中腹部仍忍痛背着伤员奔驰,直至昏倒献身的卫生队长张漪芝;抢救伤员时脚部、腹部多处中弹,倒地后仍坚强向敌炮楼射击,为主力部队冲击发明有利机遇的卫生员梁通;本已身处安全地带,却为救伤员重返阵地,献身后仍一向坚持保护伤员姿态的卫生员陈坚;被捕后慷慨赴义的卫生员莫福娣等。  赢得大众大力支持  在严酷的奋斗环境中,东江纵队医务人员既要参加作战、展开医疗救治作业,还要背负宣扬大众、组成民兵或妇女队、为伤病员筹粮购药、传送情报等多项使命。她们之所以能以一当十、圆满完成各项使命,离不开当地大众的鼎力支持。在敌情严峻的局势下,当地大众毫不害怕,冒着生命风险,自动给医务人员通报敌情、当导游,帮忙救助、保护、分散伤病员,还将有限的粮食衣物送给医务人员和医务所。  医务人员与当地大众一同上山打柴、下田插秧割稻、喂猪烧饭,自动为大众问诊治病……医务人员每搬运到一个当地,就敏捷与当地大众浑然一体。为保护伤病员,当地民运队队员阿娥姐以走亲戚为保护,在日军监督下,昼出夜归,络绎于各村之间,为医务人员和伤病员送饭送水,组织住宿。当日军忽然搜村时,梁带娣大娘敏捷将伤病员荫蔽到村后草屋的柴草堆中,帮忙伤病员度过风险。卫生员江培荃就曾荫蔽在梁大娘家中,以大娘儿媳的身份在村内放哨、侦查敌情,使伤病员及时分散搬运。东江纵队脚步广泛之地,这样的故事不胜枚举。  医者仁心  在困难的战役岁月中,这些医务人员在救治伤病的一同,也展现出医者仁心的大爱。当伤病员苦楚难耐时,有的医务人员就和他们对唱山歌,使他们忘掉苦楚,振奋精神。当伤病员心境低落时,有的医务人员就仔细做他们的思想作业,帮忙他们改变失望心境。当有的伤病员心境烦躁、乱发脾气时,医务人员不但不抱怨,反而更耐性详尽地劝导和安慰他们。为了感谢医务人员的勤劳支付,许多伤病员康复回来部队后,把缉获的小手帕、毛巾等捎回送给医务人员。  1942年4月,为帮忙急迫搬运阳台山后方医院的伤病员,时任白石龙医务所所长的张惠文,匆忙背着没有满月还发着烧的孩子,赶到后方医院。因为时刻急迫,她放下孩子即着手伤病员分散作业。忙了大半天完成使命后,她才想起还未喂奶吃药的孩子,但等抱起孩子时,孩子的身体早已冰凉。张惠文掩埋了孩子,擦干眼泪,决然投入新的战役。还有一位为抢救战友而血洒疆场的卫生员叶丽珍。她背着药箱在战场上接连抢救回5名兵士。当背起第6名兵士时,她不幸被敌人击中,献身时年仅17岁。  至全国抗战成功前,东江纵队医务人员共有260余人,其间女人有241人,占整个医务部队总人数的90%以上。其间,年纪最大的25岁,最小的才13岁。这些巨大的白衣兵士以特殊的气魄打败很多困难险阻,将最夸姣的岁月献给了民族解放事业。